没错我是XX控。除了all耀和all静(没错是平和岛静雄XD),还吃主角总受。只要是jump的著名少年漫里的cp我都能接受(海贼和死神不熟)
以后有缘就更各种cp的甜饼吧。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小可爱逛我的主页的时候能不能多评论呢?我想找人聊文章啊!
或者说向我提建议!(这家伙超级想跟人聊天)
 
 

【All黯】如何有效回击校园霸凌

【All黯】如何有效回击校园霸凌

 各位读者姥爷,小人这里有很有趣的小文,要不要进来看一看?

中二期已经过了很久的王黯重返高中,遇上了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遇上的校园欺凌。

前篇链接:【all黯】如何有效防止校园欺凌

虽然写的是异色,但本文已将不良内容消音,请诸君接受党的光辉的洗礼。

——————

【暴力威胁】

棒球棒直击王黯旁边的墙壁。

王黯感受到了棒球棒挥动时强劲的风声,快速往旁边闪避。

    王黯抬起头,对上了一双红褐色的眼睛。艾伦按住王黯的左肩,钉着暗红色的钉子的棒球棒抵在王黯的脑袋旁,试图给他增加压迫感。

系统:【这个距离,不是要打起了就是要亲上去。】

“听说那天是你为我做的人工呼吸?”
  艾伦俯视着王黯,试图在他脸上找到“恐惧”这种让他兴奋的表情。或者随便什么“怜悯”的圣母之类的情绪都行,让他找个由头发泄一下昏迷醒来后从得知自己被人按着头导致溺水还被一个男人做了人工呼吸的暴躁。


  王黯墨色的眼睛中闪过不悦的红光:虽然他有两种方法从这种半吊子的壁咚中逃脱出来,而且他讨厌别人俯视他,但他只带了一把小刀,不适合和棒球棒这种较长的近战武器作战。
  即使中二期已经过了,王黯也依旧不喜欢委屈自己。


      突然之间,他看见走廊的拐角那边,有仿佛是摄像头一样的反光……


  王黯决定先把这件事放下,他的注意力又回到眼前的人身上。“能别提那件事了吗?”
  “前提声明,我可不是gay.”艾伦挑了一下眉。很好,面前的这个人没有体现出让他暴躁的反应。
  “你怎么想都无所谓。”王黯耸耸肩。

     

       “明天去看我的篮球赛比赛。”
艾伦放开王黯,扛着他的棒球棒走了,留下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祈使句。

 

王黯看了走廊的拐角一眼。

“啧。”他不耐烦地转身走了。“让ta给跑了。”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为什么ta要在刚才那个时间点偷拍呢?

 

【非法拘禁】

体育课,是不需要上课铃就能让男生涌去上课地点的一门奇课。平时根本懒得动弹的走“垃圾”风的太妹,也一反常态的下楼。因为今天的体育课上有艾伦和维克托的篮球赛。

王黯被安排去搬篮球。

王黯看了看同行的有好几个人,同意了。

王黯刚进入器材室,随着锁门“咔擦”的清脆声音的响起,门就从外面锁上了。

王黯:……这群人是不是傻?动手这么快?器材还没有搬就锁门。看来爷高估了他们的智商。

似乎是听到了锁门的声音,层层的器材后面响起人“啊?”的感叹声。

 

弗拉维奥从成堆的器材后走出来,看都没看王黯一眼,直径向大门走去,很大力地按了几下门把手。门坚毅地没有被他所撼动。

 

弗拉维奥气急败坏地踹了几下门,“该死的打不开。”他回头看另一个受害者王黯的反应,却发现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门身上。

“到这个时候了你在看什么啊?” 弗拉没好气地问道。

王黯环视整个体育器材室,目光在诸多器材上流连,最后,他的目光投在了屋顶的通风管道上。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配合。”

 

——————

听到几个人嘻嘻哈哈地向全班人炫耀他们把那个转学生锁在器材室的伟大功绩后。坐在室内篮球场观众席的卢西安诺的眼珠往左上方移动,似是回想起了什么事情。

嘛,哥哥好像也在里面呢。

卢西安诺把那几个锁住器材室的人明明白白地安排了之后,向管理员要了钥匙,向室内体育馆后面的器材室走去。

 

    
  “再抬上去一点!”

“嗯哼,我尽力了,你也撑着点,我这边已经是出汗了。”

“我也想快点解决啊,问题是这种事是能快的吗?再忍一下,啰里八嗦的吵死了。嗯……差不多到顶了吧?”

 

     弗拉维奥抓住了壁沿,动用自己两臂的肌肉,收腹,身体向上收。

这时王黯适当性地放松了手臂的力量。

 

卢西安诺站在器材室的门口,觉得自己好像……撞破了什么……

他拿出钥匙,开了锁,然后几乎是用暴力的方式推开了门。门狠狠地撞在墙上,发出极大的响声,震得房间里一些老旧的体育器材上的灰都落了下来。

“砰——”

 

“卢恰?!”

弗拉维奥被这突然的震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发声源看去,本来撑住了外壁的手滑了一下,然后掉到了准备松手的王黯的身上。王黯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扑街。

 

两人落到地板上早就铺好的体操垫上,翻了好几个身作为缓冲。

翻滚期间,弗拉维奥搂着王黯的腰死不撤手,王黯一直别着头以免发生嘴对嘴的尴尬情况。

但那小子的头还埋在他的肩膀上,脸还贴在他的脖子上,嘴里还呼哧呼哧地喘气,这股热气吹得他的脖颈痒痒的。

那小兔崽子在他脖颈间呼出的该死的热气居然是番茄味的。

 

卢西安诺绕过堆积成山的器材,抱着手看着发生在他眼前的这一切:“哇哦。”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系统:【宿主……妙啊。】

王黯:【闭嘴。】

——————

    室内篮球场,器材室的外边。

拿着篮球准备和维克多one on one 的艾伦摘下了他棕色镜片的墨镜,视线像狠戾的尖刀一般刮了观众席一圈,没看见那个转学生的身影。

艾伦一向为自己的视力而自豪,但现在他不可置信地再次环顾了全场:不在,那个转学生不在。

“喂,我说,你东张西望地不会想是要临阵脱逃吧?”高大的俄罗斯人站在球场上,微红的眼睛挑衅地看着注意力分散的艾伦。

“清楚在和谁说话吗?”

艾伦拍着球,走到球场上。状态一下子就上来了。

他啊,现在可是非常的不爽呢。

 

【侮辱性绰号】

奥利弗将手肘撑在王黯的课桌上,用手托着脸,睁大两只亮蓝色眼睛,bulingbuling地持续卖萌。

 

“喂喂,你的名字好难念啊,就不能起个英文名吗?”

王黯早就习惯了奥利弗的日常骚扰,他现在正化验着奥利弗自称是心血的杯糕。

看到烧杯中混合物的颜色变了的时候,心里都没有任何的波澜。他懒洋洋地回复道:“懒得取。”

奥利弗眼珠子转了一下,向王黯甜甜一笑:“那我来帮你取名字吧!Malificent (玛琳菲森)①…………”

 

没等奥利弗说完,班上就有人吼了起来:

“既然他是中/国/人,叫他【哔——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怎么样?我觉得不错!”

有一些女生往他的方向看去,并放声笑起来。

那个家伙觉得自己被众多美女注视着,更加得意。他张开双臂,甩几下脑袋,一脸挑衅地看着那位安静地座位上化验的亚裔少年。

突然,他感觉背后一凉。他错愕地回头——班里唯一的日裔冷冷地看着他。

他……惹到他了吗?

 

乘着他回头的空当,王黯拿了一杯品红,掐准了他又转回头的时刻,泼到他衣服上。

全场寂静了几秒,只有奥利弗还在不知所谓地说话:“Malificent、Malificent这个名字取得怎么样?姓氏的话,就叫Kirkland......”

王黯一脸没事人的样子,说到:“不怎么样。叫我——王黯。”

“哦。Wang——an——”

死英国佬放慢了速度,用一种要把这两个字咀嚼到上千百万回的语速,一种饱含感情的,缱绻暧昧的语调读出了“王黯”两个字。亲密到了极致。

王黯听得万分恶心。

 

【敲诈勒索】

王黯在自己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黑色的信封。

信是用超丑的英文写的。“我现在有你和很多男人乱来的照片!你这个【哔——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今晚准备好100$放在抽屉里!否则我就把那些照片钉到公示栏供全校欣赏!”

王黯面无表情地把这封信扔进了垃圾桶。

100$......这届美国青少年的心也太小了吧,要干就干一票大的啊。

 

 

 

 

 

 

 

 

 

话说他真的和很多男人乱来过吗?

 

 

 

第二天。

“住院了呢,艾玛那个【哔——爱国、敬业、诚信、友善】tch。”

“像她那样喜欢嚼舌根的人啊……活该。她那个被拉进窑子的好姐妹可是转学了呢。她也不知道收敛一点。”

王黯大清早来到学校,绕开叽叽喳喳的女生们走向公示栏,没看到有关自己的照片。心里居然还有点小小的失落。

王黯打开自己的储物柜时,看见了一群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一个看起来就很有毒的红色杯糕、一堆照片和一个不属于他的信封。

很明显杯糕又是奥利弗送的。王黯挪开它,开始查看那些照片。

第一张,是自己压着艾伦在水池边上帮他做人工呼吸的照片。艾伦的脸被涂黑了。

第二张,是自己和奥利弗……同样的,奥利弗的脸也被涂黑了。

……

第十张,是昨天艾伦威胁他的照片。借位借得看上去两人在干拿自己舌头狂甩对方嘴唇的事情。

 

王黯饶有兴趣地看起照片来。

除了前两张外,后面都是借位的暧昧照。除了他以外的另外的所有人都被人贴心地用油性笔有力地涂黑了。

 

 

他把这堆照片放进储物柜里。他打开信封,发现了他的许多单人照。走路的他,坐着的他。各种背影,各种侧脸。没有一张是正面照,很明显是偷拍的。

信封里还有一张纸。纸上的字是打印上去的,很明显信的主人不想被他认出是谁:

“加害你的人我已经解决掉了。

说‘爱你’这种话还真是轻浮呢。

我只会说:

我会一直、一直看着你的。”

 

王黯暂且看不出这是他的迷妹还是迷弟。他把信放回去,又重新看回那些照片。

 

突然之间,王黯感觉自己左肩膀一重,

他转头,对上一双酒红色的眼睛,其中一只眼还向他眨了眨。

这是个危险的距离。王黯把自己无限贴近卢西安诺的脸扭了过去。

 

王黯感觉自己的右肩膀一重。

他眼睛往右斜了点,看到一个闪着星星眼的奥利弗人头。

“你又来干什么。”

“为了对称。”奥利弗自来熟地从王黯手中拿起一张照片。

 

艾伦从走廊的尽头走来。他本来是想向王黯算账的。但他注意到了黏在一起的三个人,好奇心让他凑过去看。

无奈王黯左右两边的肩膀都挂了人,而且他的身高也刚好够格。他就把头磕到王黯的脑袋上。触感意外的不错。

 

一眨眼,王黯身上就挂满了挂件。

 

奥利弗很不满艾伦的突然来到:这么一挤都让王黯给他的照片他沾上他精心准备的杯糕了!两个都很珍贵的!

为了不浪费杯糕,他舔了一下黏在王黯玉照上的碎末。

 

系统:【真人就在眼前,他舔照片干嘛。】

 

王黯一个抖机灵,将他沾到的一看就很有毒的红色杯糕的碎末悄悄抹在递给艾伦和卢西的照片上。

 

再见了,基佬们。

 

#小奥利弗杯糕课堂开课啦!从入门到出殡#

(殊不知这杯糕没毒,就是有点辣。)

——————

①《睡美人》中的女巫。我感觉黯爷就是那种有仇必报,神秘恶毒,能控制人魂魄的巫师呢。

顺便安利《沉睡魔咒》这个小百合电影,时间短,画面精致,美丽黑暗的女巫养成纯洁勇敢小公举,有趣。

 

 

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

我写all耀的时候:

系统:神助攻,专业忽悠宿主一百年,bug成精,需要氪金才能使用的金手指,哄骗宿主穿黑丝的技能满级。

 

我写all黯的时候:

系统:一条只会为黯爷的骚操作喊666的咸鱼。(`・ω・´) 发现黯爷的厉害后觉得自己被马修了。

 

这次是真的没有下文了。全学院都知道王黯和几位大佬的关系匪浅,到底是谁有如此作死的精神敢欺凌他。

Ps:其实觉得小葵莫名凄凉。像这种病娇,没收散布谣言者的照片和把自己偷拍的照片给黯爷看,是有种邀功的心理存在着的。没想到……(=・ω・=)

Pss:我觉得所有形容少女的词用在奥利弗身上都适用。

Psss:大家不要模仿本作品中的任何行为,以暴制暴是没有出路的。(强烈的求生欲)

 

各位读者姥爷,给个红心之后不要忘记蓝手加关注吧。All黯本来就是冷圈,产冷圈的文很不容易的。(づ ̄3 ̄)づ╭❤~

喜欢喜欢推荐推荐关注关注~

 


04 Aug 2018
 
评论(23)
 
热度(437)
© XX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