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是XX控。除了all耀和all静(没错是平和岛静雄XD),还吃主角总受。只要是jump的著名少年漫里的cp我都能接受(海贼和死神不熟)
以后有缘就更各种cp的甜饼吧。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小可爱逛我的主页的时候能不能多评论呢?我想找人聊文章啊!
或者说向我提建议!(这家伙超级想跟人聊天)
 
 

【All耀】口红的作用就是间接接吻

老王是乙女游戏中的大!反!派!(18)

 

      这是王耀成长为最强女装大佬的故事!

      卡伦=王耀!(众人视角是轻考据的正剧风,王耀视角是中二羞耻骚气风

 

     学院大比中,直到四强赛之前,学校都不会告知学生自己的对手是谁——因为学院担心学生知道了会在比赛前陷害对手。

王耀上台之后,才发现对手是阿尔和马修。

【天下武功,为快不破。】王耀先出手了。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了几根黑色的游丝,缠住了阿尔的脚,马修迅速反应过来,直接消掉了这个效果。然后王耀就一直和马修斗法,亚瑟开始牵制阿尔。

双方缠斗了十来分钟的时间,阿尔终于沉不住气了。他从地下钻出来的硬刺和亚瑟的光链之中强行突围,避开体术较强的亚瑟,直冲向王耀。

 

这半个月来阿尔也(自认为)摸清了卡伦的性格——她不是那种矫情又小气的人,所以说趁现在打败她,能引起她的注意力,也不会降低对他的印象分。

这半个月阿尔心中是那个苦啊,卡伦真的是太认真地准备比赛了,天天和亚瑟呆在一起,他也约了几次卡伦,就成功了一次……

于公于私,他都要先解决王耀,让他的目光从亚瑟身上转移到自己身上来。

 

被近身了。王耀暗自高兴:终于可以检验这半个月所学的东西了!他右脚往前迈了一步,右手抓住阿尔的手腕,然后再以右脚为轴,把自己整个身子转到阿尔后面,左手狠狠地砍向阿尔的肘关节!

这个姿势不好让被打者发力。亚瑟看准了就扔一个光链过去,绑好了阿尔的剑,牵制了阿尔的行动。

阿尔手动不了,他就干脆后退一步,左脚插入王耀双脚间,企图反击。

王耀双脚变换位置一跳,侧身对着阿尔,拉住阿尔的手,向后一坐,蹲下来。阿尔的吨位重,差点把王耀给扑倒。但王耀又很快站起来,阿尔重心不稳,坐在了地上,但他牢牢地握住了剑,没有让剑离手。

 

王耀暂时解决掉了危机,赶快跑到亚瑟身边。亚瑟这边也深陷囹圄,他和马修斗得难舍难分,一边还要拉着阿尔的剑。

台下观众真的被王耀这一番骚操作和两人之间的默契秀得头皮发麻。像伊莱娜这种卡伦的迷妹,当然是眼睛都变成了星星——卡伦大人好强好厉害!

刚刚打完比赛的费里西安诺赶到赛场,坐在了弗朗西斯的旁边。

“弗朗西斯哥哥,你觉得谁会赢?”

“我觉得……亚瑟那边吧。”

“真的吗?”玛丽恩有点吃惊,她瞪大了她好奇的双眼,张大嘴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他们可都是魔法师哦?”

费里西安诺保持微笑,听着弗朗西斯给玛丽恩讲解比赛,一言不发。

 

亚瑟和马修两个白魔法师已经开始放大招。突然之间,台上亮起了耀眼的白光。说是白光也不准确。应该说有强烈的白光从白色的雾气照出来。

王耀眼看着自己这一方就要转入劣势,两个人要从主动打人转为被动挨打,心里很着急。毕竟他们两个魔法师,血薄。半个月以来养成的默契也不会有双生子高。

 

白光越来越强,场内外的人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王耀感觉有人拉住了自己。

“失礼了。”

他感觉额头上传来一个轻柔的触感,随后,他被亚瑟搂在怀里。

 

他感觉身体暖洋洋的,很安心,打架时消耗的魔力也得到了补充……

等等!王耀被吓出一身冷汗:神契魔法师接触得越紧密修炼效果越好!

这个触感是!

 

他绝望至极:他tm的被男人亲了啊!

 

他悲痛欲绝:他tm的被男人亲了啊!

 

他几度欲心碎:他tm的被男人亲了啊!

 

【宿主振作!20世纪著名外交官沃索德拉①曾向东方人解释过,这种吻额头的行为是一种礼节,并不是什么爱的表达。你作为贵族不可以不知道啊。而且宿主你现在的身份是法国人,情绪不要波动的这么厉害!马甲重要!】系统赶紧安慰道。一个吻可以扯出很多东西,现在是比赛的关键时刻,不能让宿主分心!

 

但王耀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现在想起了东方玄幻小说中的女性炉鼎,亚瑟不会是把他当做炉鼎吧?②

他心一横:你他娘敢把老子当炉鼎老子就把你脑(ji)壳(er)打脱臼。

他一把推开亚瑟,用着刚刚补充的能量开了大招。在情绪的控制下,背后的触手破开了衣服。俗称,爆衣。

 

【暗流涌动】

此时,雾气还没有完全散开。马修发现擂台上有一层白色的液体,这一层看起来才没过脚踝的液体下有黑色的气泡咕噜咕噜地冒出头来。

不好!

突然之间,有什么东西拉住了马修的双脚,那东西猛地一拉,马修就陷了下去。

 

阿尔早就发现了异样,把剑插进地里,双脚离地,整个身子的重量压在那把剑上。刚刚他也感觉到了一股拉力,所以他这次直接弃剑了:【反应太慢了吧?马修?】

 

黑暗之中,马修好像听到有谁在说话。

【真是个拖后腿的。】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在场外。

 

 

解决一个!哇,没想到这个和亚瑟一起开发的技能还不错。王耀想着。

王耀本来想叫它“黑月之潮”的,但是系统以侵权之由否决了这个提议。

 

释放了一下情绪。王耀冷静下来。直男不是大清女子,被人亲了一下就觅死觅活的。况且系统不是说过这是礼节性的东西吗。

而且……现在嘛,风气开放。上学那会,他不也经常gay人吗?玩笑性的口嗨也经常说的吧?

王耀陷入了回忆中。

——————

记得他上高中的时候,和本田菊是同桌。某一天上课的时候,王耀的牛奶撒了,流到本田菊裤子上,他赶紧抽了张纸巾帮忙擦裤子,本田菊本来垂着头睡觉睡得好好的,突然被这么一弄,醒了。

但是他刚睡醒,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小声嘀咕了一句:“woc别摸我大腿。”然后一下抓住王耀的咸猪手,这一抓就是好痛好痛的。

【欺负你爸?】王耀内心泪流满面。

他把右手也伸过去擦牛奶,变本加厉地往不该擦的地方擦。

 

本田菊终于清醒过来,他看了眼王耀,推开了他的手,然后翘起了二郎腿,扭过头去。③

“耀君,在下姑且原谅你打翻牛奶一事。”

 

王耀眼尖地看到小菊花耳朵红了。

——————

就因为大家都是同性才敢愉悦地开荤吧,换个女生不把你狗头打爆才怪。只不过他现在是女装更害怕别人想跟他搞基而已。

 

等等,别人凭什么喜欢上我啊?

 

等等,自己一个母胎solo到现在的人为什么会有这种烦恼啊?

王耀瞬间释然。果然是自己太自恋的原因,他终于看清了现实。

 

 

阿尔又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被亚瑟一个光链抽出场外了。

 

“胜利者,亚瑟·柯克兰,卡伦·德·波诺弗瓦。下一组选手准备!”

亚瑟看了一眼王耀的光洁的后背,利索地把外套脱下来,披到王耀的肩上。

王耀一顿:“谢谢。”

“不用谢。以后别用这个打架,否则就会有些人知道他们可爱的波诺弗瓦小姐……”亚瑟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什么“可爱的”啊?

“……波诺弗瓦小姐是个黑暗生物。”他没好气地接上。

 

而王耀则听得云里雾里:原来的卡伦对于谁来说,是“可爱的”啊?“他们”又是谁?

 

想不通。不想了。他下了擂台,对阿尔和马修说:“刚才我们出手重了,你们没事吧?”

“……”这兄弟两诡异地沉默着。阿尔还在笑,但表情有点僵硬,像假笑。马修则脸色苍白,似乎不是很舒服。

亚瑟跟过来:“卡伦,你先走吧。我和他们有事要说。”

他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他才不愿意四处找人谈话。

 

“哦,好吧,你们先叙旧。”王耀也知道他们是亲戚,有什么私密的事情要说的话自己也不好听着,便走了。

 

……

【卡伦肩上的,是亚瑟的外套啊。】

——————

周末。

王耀走在人来人往的小巷中,仰着头,看商铺的牌子,找着费里所说的那一家店铺。

这里是炼金街,有点类似于《哈利波特》里的对角巷,不过这里买的东西不只有关于魔法的稀奇玩意儿,还有闪烁着银光的暗器,古朴的弓箭……王耀不时能听见敲打器具的声音,叮叮当当,好似用三角铁演奏的乐章。

本来男孩约女孩时,男方要到女方门前接女孩,然后两个人再一起行动的。但是王耀谢绝了费里的提议,他觉得浪费时间,于是……他现在找不到费里了!

 

王耀开始回忆:

“卡伦!炼金街那里开了一家新店哦,那里的商品特别有趣!不过名字很奇怪哦,叫La vallée des méchants(恶人谷)……”

王耀听到系统给他的翻译的时候吓了一跳:恶人谷?

这,这不是剑三里面的门派吗?

他可没听说这个乙女游戏和剑三联动啊,莫非也有人和他一样从现实来到了这个游戏里?

王耀脑海中晃过一个人的面影。

【王黯?这件事莫非和他有关。】

 

“Ciao!”费里西安诺伸出手,在王耀眼前晃了晃。

“卧……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啊,好久之前呢。大概八点就到了吧。”

“什么?不是说好九点的吗?”王耀风中凌乱。

看着微笑着的费里,王耀忽然意识到什么:“你刚到?”

“哈,的确是刚到啦。卡伦呆呆的样子很可爱!”费里眯眼笑道。

被夸可爱的王耀:“……那,先进去吧。”

 

 

——————

唐某,姓唐名某,魔教人士,现已56岁。

本来资历也挺深的,但实力一般。在某一次反正派围剿的时候被元老选用为大将,带领一帮教徒冲锋的那种。

然后全军大败。然后再被小人陷害。罪上加罪,导致他现在被自己教派的人追杀。

现在远渡重洋,隐姓埋名。来到法兰西开了一家小店。

 

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他往大门处望去,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少少少主?是来杀他的吗?

他身子一下绷紧了。

唐某又细细一看,忽然反应过来:这是个女娃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少主的女儿?

听闻少主在法兰西有了家室,所以现在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少主都不一定认识他这个小人物,所以他女儿就一定不认识他。

他热情地去招待少主之女和她的小白脸去了。要是能攀到一颗大树,就很妙了。他还是想重回教派挽回他半辈子的老脸的。

唐某打开他的宝库,拿了很多宝贝出来。

其中包含了一个倒映不出他的脸的镜子来。

那个小白脸倒也发现了这个镜子的奇处,然后点了一下那块镜子的镜面,然后镜面之后有一个巨大的拉力,把少主之女和那个小白脸都吸进去了。

 

唐某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始着手准备一些要送给少主之女的礼物。

 

真是有趣。这镜子居然把那个小白脸都拉了进去。看来这个小白脸不只是少主之女的玩物啊,在镜子里没准会发展出什么故事呢。那老夫就在外边准备点助兴的东西吧。

 

——————

王耀从水面钻出来,大口地呼吸了新鲜的空气。他踩着水,让自己浮在水面上。

这是哪?他抬头看了下璀璨的星空,再低头看了一下没过自己胸口的水面。王耀四处张望着,没有发现费里的身影。水面一直延伸到天边,望不到尽头。

一阵风吹来,王耀打了个哆嗦:我靠好冷啊。

水底下好像有亮光?

 

王耀闭上眼睛,猛地划了几下水,突然之间,他感受不到水的浮力了。

而且,他现在在做,自由落体运动。

 

生死关头,王耀忍住了触手爆衣的冲动,念了一个悬浮咒语,让自己慢慢地下落。轻轻落地,没受伤,完美……

“哇啊!卡伦?”

王耀低头一看:woc自己踩着的是谁的手?费里西安诺?王耀赶紧后退:“对不起,你没事吧?”

费里坐起来,揉了揉被踩的那只手:“没事啦,只是有点疼。”

王耀闻言,蹲下来,轻轻地拉起费里的手,仔细翻看,发现这只手皮都没破,就放下心来。

费里静静地感受着掌心的温度。忽然他感觉掌心被捏了捏:“你啊你,你怎么就碰了那个镜子呢?那个老头真是不安好心……”

 

两人突然之间沉默了。他们发现他们俩正处于一个一个矮矮的凹槽里,王耀站起来,发现这凹槽壁也就刚达到自己的脖子的高度。他抠住凹槽壁上裸露出来的岩石,利落地爬了上去。他在岸上站定,向天边望去——

 

天空是水做成的,很低很低,王耀也看不出它离地面多少米。远方的城市是紫色的,像是从阴暗潮湿的地方钻出来的一样。这种紫色很暗却又很迷幻,像是落日时整个世界的光彩都去往西方,但任然滞留在东方天空中的最外一层彩霞。

费里不知什么时候也爬了上来。一阵风吹过,有一张纸在风中飘扬。费里伸出手,那张纸便听话地落在他的手里。

王耀把头凑过去看:“这是什么?”

纸上写的是:

通缉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教廷走狗

悬赏金:1000000£

下附费里西的一张画像。

 

      费里叹了一口气:“我好便宜哦。”

王耀是直接石化了。

 

【发布任务:让费里穿上女装,假装闺蜜,离开结界。】

【任务描述:这个结界是黑心法师的交易场所,也是离地狱最近的地方,各种黑暗生物在这里汇聚,这里的生命接受一切外界不接受的东西。

在这里,改变容貌的法术都会被看破,所以伪装只能靠妆容和衣服。

为了让费里逃过追捕,请务必完成这个任务!】

 

王耀本来觉得随便要求别人穿女装不太好,但转念一想:我要全世界尝尝为了隐瞒身份而不得不穿小裙子的痛苦!

于是他一脸坏笑地对忧心忡忡觉得自己过于廉价的费里说:“少年,你渴望力量吗?”

 

【3倍速播完王耀说服费里穿女装的全程。】

狭窄的凹槽里。

王耀没想到费里这么有骨气,铁骨铮铮,宁死不穿系统的恶趣味赞助——洛丽塔和恨天高。(很奇怪吗。)

只好把被系统说穿起来太man会暴露性别的压箱底货色给找出来了。

然后就开始给小费里化妆❤。

下面是王耀的骚话语录:

“闭眼。”

“我发现你的嘴唇很适合豆沙红。”直男王耀在系统的开导下渐渐认识红橙黄绿青蓝紫之外的颜色。

 

“mua——”王耀对着费里抿了抿唇,意思是让费里也学着他抿唇,让口红分布地均匀点。可是这家伙打死不开窍,王耀给他好几个“mua”都没反应过来,最后他才“mua”了一下。

 

“你这短发……幸好我有假发!来个冲天辫?不不还是双马尾好了。”(可惜在费里的强烈要求之下改成了单马尾。)

“完成!小妞笑一个?”

费里:“……你开心就好啦,但是能不能伪装过去呢……”

 

浪完之后,王耀开始给自己补妆。刚才被水泡了一下,都花了。

王耀一看到小镜子里面的自己,吓得花容失色:我靠我现在有点像男的!

现在他的样子和化妆前的区别太小了!

【额,忘记提醒宿主了。现在宿主的女装指数是59.】

王耀都不敢看费里一眼,迅速地给自己上妆。把女装指数恢复成75再说。

匆忙之中,王耀的口红涂过界了。

在一旁看着的费里上前一步,温柔地托住王耀的下巴,用拇指抹去王耀嘴边的那条红迹,瞬而又将其抹在自己的嘴唇上:“mua。”

 

王耀,暴毙。死因:有漂亮小姐♂姐♂向他打啵。

 

——————

有两个穿着黑斗篷的女孩子手挽着手走向罪恶之都的出口。

“啊,两位,真是不好意思,请脱帽,我们这里是要检查的。”

卡拉,一只守门的魅魔,看着走来的两人,漫不经心的说。

 

果然要检查。“好麻烦。”王耀将帽子往后扯了一点。“可以了吧。”

 

当看见这位美人的脸从黑布里露出来的时候,卡拉觉得自己上半身血液空了。

她微微一笑:“嗯,不可以呢~最好——”她靠近王耀,葱白的手指插入王耀的头发间,轻轻地说:“最好来个全身检查?”

【天赋技能:魅惑】

王耀被她身上的惑人心神的异香弄得魔怔了,心里头是爆炸的喜悦,直男的欲望刹那间被勾起……

 

然后一阵强大的拉力让他一下子撞在费里的怀里。

王耀被撞得晕晕乎乎地,但同时也脱离了刚才魔怔的状态。

卡拉看见站在美人身边的另一个人摘下了帽子。黑布下的面容同样美艳不可方物,和那位黑发美人不一样的是,这位美人显得更加可爱。头发是描绘春天般温暖的油画的那种亮棕色,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眼睛是……

眼睛!

 那眼睛里有杀意?


卡拉后退了一步。

“我不同意你对她这么做。”那人开口了,说话声音很假,像是捏造出来的细声。

 

“你们是情侣吧?哈,都是魔鬼,还想向天使看齐守贞?”

卡拉怕了,看到但听到那位棕发美人说话的声音就忍不住笑出来。她闻到了同类的气息。好家伙,长得这么漂亮不会也是个魅魔吧。

王耀生气了,这不必须要怼回去啊!

【强制选项:A.我和她不是情侣,另外,你好骚啊。(渣男表情)B.守贞?昨晚就不守了。(对着费里)对吧亲爱的?mua—】


———

①沃索德拉=我说的啦

②一般是女的做炉鼎,有的小说男女皆可,但一般是什么特殊体质或天赋异禀才有做炉鼎的潜质,一般指被强大男修用于采阴补阳的女修,此类女修地位低下,他们的存在只是用于供男修吸取阴元,提高功力。——360

③思考一下小菊为什么要翘二郎腿



离期末考不远了……说到期末考,我将继续扮演学渣角色。文理两爆炸,改革春风吹满地。

今晚注定是一个难忘的夜晚。马修从此黑,王耀从此骚。

求喜欢和推荐!求关注!求个评论!吐槽剧情也行!(づ ̄3 ̄)づ╭❤~

06 Jan 2019
 
评论(42)
 
热度(444)
© XX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