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是XX控。除了all耀和all静(没错是平和岛静雄XD),还吃主角总受。只要是jump的著名少年漫里的cp我都能接受(海贼和死神不熟)
以后有缘就更各种cp的甜饼吧。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小可爱逛我的主页的时候能不能多评论呢?我想找人聊文章啊!
或者说向我提建议!(这家伙超级想跟人聊天)
 
 

【All耀】你有本事抢男人

老王是乙女游戏中的大!反!派!(17)

 

      这是王耀成长为最强女装大佬的故事!

      卡伦=王耀!(众人视角是轻考据的正剧风,王耀视角是中二羞耻骚气风

 

     “我靠你这么大个人了还滚来滚去;痒死了,再滚下去掐死你。”王耀被王黯弄得受不了,加重了手在王黯脖子上的力道。

     “诶,别弑父啊。”王黯即使停下来了还不忘口头上占王耀便宜。

 

      “说,你到底是谁?”王耀低下头,两鬓的头发垂下来,遮挡了灯光,弄得王耀此刻的表情特别黑暗阴森,活像电影里的特务头子。

       而王黯则是一脸无辜小白兔的样子:“我的身份?”他把脸转了过去,面向王耀的肚子,活像一个渴望母爱的小孩。“好吧,我只能说了……”

       王耀猛地嗅到一丝危机感,但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就动不了了。他看见王黯的手从他背后伸回来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点了穴。

 

       【这个游戏的世界观也太宏伟了吧又是东方武侠又是西方玄幻的脑子一时切换不来啊系统!】

        【向我吐槽没用,你这是非建设性发言。】

 

       王黯坐起身。“小爷是你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等量代换,我是你爸爸。”

       王耀内心默默接上一句:【认贼作父。】

       

       王黯打横抱起四肢僵硬的王耀,将他送入他的卧室,给他盖上被子。“睡个好觉吧。”

       然后王黯火速逃离第二犯罪现场。

 

       夜静悄悄的。黑暗之中,王耀的脑袋歪向一边,睁着眼看着门口。

       【系统,你说他是谁?】

       【抱歉宿主,我真的找不到除了游戏的人物简介之外关于王黯的基本信息。】

       看来游戏的介绍不怎么靠谱了。王耀暗暗地想到。

【他反复强调“他”是我的父亲,感觉有一种玩梗的成分在里面。】王耀分析道,他再细细思考王黯对待他的态度,也似乎不是资料上讲的塑料父女情所能表现出来的。【他一定知道了我不是原来的卡伦,可……】女装大佬王耀想到了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可能:【他知不知道他不是女的?如果知道,他又认不认识现实中的我?】

 

 

门突然又开了。“咔吱”一声让由于身体动弹不得而充满不安全感的王耀慌张地眨了眨眼。

夜袭?

忽然间,房间亮起了灯,柔和的灯光让王耀的安全感大增。

“呀,是爸爸的失策。忘记给你解穴了。”

王黯给王耀解了穴道。王耀坐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腕。

“谢了。”

王黯当然听得出这是讽刺。“对不起,有些事我不能正面回答,但脖子被手掐着的感觉很不妙哦。”

 

王耀正面对上王黯的目光。这个男人眼睛里的那种酷酷的邪气消失了,现在,他的眼睛里只留下坦诚。

【坦诚。】好吧,王耀想着。在他意料之内。

“对不起。”这句话是王耀对王黯说的。“我相信你。”

 

王黯有些惊喜,他没有想到王耀没有因为他不表明身份而气恼,好感度不降反升。

“我们之间不必说这些话。晚安,我的宝贝。”

王黯不舍地移开目光,关上灯,离开了王耀的卧室。

 

当我每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如我爱上你的那一刻那样心动。

 

——————————

王耀按照上学——和亚瑟一起被开小灶——和伊万一起练剑——回家——看书——跟着王黯一起学格斗术——投喂基尔——的日程表度过了之后的半个月。

即使联了网,QQ微信上也没人找。王耀也没有主动去找过谁,要他向别人解释他现在的处境比登天还难。

只不过,快乐的上网过程中,看着那边的世界任然在正常地运转之时,王耀突然有了一种被抛弃的荒谬之感。

……

【亚瑟好感度+8,阿尔好感度+2,弗朗西斯好感度+18,伊万好感度+10,费里好感度+5,马修好感度+10,基尔伯特好感度+8.女主好感度+2,伊莱娜好感度+20.法攻+20:物攻+50;防御+15;力量+30;速度+20;魔药学+40咒语学+20;炼金+30;占卜+15】

 

学院大比也如期开始,王耀和亚瑟这一小组打过两场比赛后就轮空了。王耀抽空去看了其他游戏重要角色的比赛。

其中王耀看得最久的还是女主的比赛。毕竟他作为一个有革命纲领引导的反派,知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这一道理。

 

东方的女剑客大多不用重剑,她们修炼的剑法也大多都是速度型的。许晴空也属于这一类,但她的剑却并非那种纤巧而不堪一握的剑,而是男子所用的所谓正常重量的剑。

听许晴空威风凛凛地一剑砸开对手魔法防护罩的沉重响声,恐怕这把剑的重量还要超乎王耀的预估值。

王耀心里默叹:硬核武斗,这女主还真不是留学只为谈恋爱的花瓶。

看完女主的比赛后,王耀转入伊万的赛场。

 

如果说看女主的比赛是看一场精彩的游戏视频剪辑,那看伊万的比赛就是让你带上3D眼镜看恐怖片儿。

 

伊万没有和别人组队,而他组队的对手之一已经飞出了场外,取消继续比赛的资格。

伊万的对手是一个可怜到极致的矮个子男孩,也是个剑士,本来一直在抖,但是人类的潜能是无限的,他在求生欲的指引下,拼命闪躲,不时反击。但可惜——

“呜哇——”伊万一剑让对手吓到破音。他似乎很不耐烦地把对手的剑给砍碎了……碎了……了……

王耀好像被钉在原地。他也是和伊万交过手的,每次都是点到为止。他以为自己已经擅长面对如凌冽寒风一般的剑气了,没想到伊万的力气也是很恐怖的。以前不出力是因为他拿的是初学者所用的木剑吗?

那您老还真是给我放了个太平洋的水啊。

 

忽然,王耀脸色一变。他才走神了一秒,场上就已分出胜负。只见那个男孩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张着嘴巴却说不出话。伊万举起剑——

“喂——”王耀忍不住叫出声来。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情绪激动起来,所有观赛的学生都叫了出来,有些人一激动从观众席上站了起来,有些人则闭上了眼。要不是他对伊万的了解,王耀也指不定会在肾上腺素的做一下往前冲或向后逃。

充当裁判员的教授立即给伊万的对手释放了一个魔法防盾。伊万的剑敲在他的防盾上。

 

比赛结束了。

观战席的男男女女都惊恐地看着伊万。没有人相信,他会像其他剑士一样,在比赛的紧要关头,用剑轻轻敲打对方的胸甲。这对大多数剑士来说是一个很酷的动作,就像在说:这把剑离你的心脏只有0.01公分,但我绕了你的狗命。”如果站在赛场上的是阿尔弗雷德或者其他剑士,他们一定会用热烈的喝彩声庆祝他的胜利。

但他们没有。

 

因为站在这里的是——

裁判教授心有余悸地喊出:

 

“胜者,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无视人们对他的夹道欢送,无视从赛场上下来时摩西分海一般的隔离效果,对静静站着的王耀说:“你来了啊。”

【你怎么看到我的大兄弟!】王耀内心呐喊,经过刚才那一幕,他觉得自己不能把伊万当成一个普通朋友来看待了。

“嗯,嗯,没想到你那么厉害。”

“你不是早体会过万尼亚的厉害了吗?”

 

“是,是,你厉害。”



吃瓜群众:……卡伦大人你?



王耀先行离开了。伊万将剑收入鞘,走了另一条路离开了。



两个人最终在老地方碰面了。



“你刚比完赛,要不要休息一下?”



“继续。”伊万轻松地说道。他现在斗志昂扬,刚才那个人太弱了……

王耀现在练剑有成,再杂糅王黯所教的身法,虽然在伊万手下撑不过几招,但是加上魔法,总是打得两人满头汗,打到王耀怀疑人生身心俱疲,所以王耀总是要求停下,伊万则是越战越勇,得不到满足还想再来……



王耀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把钝剑。这把剑还未开锋,看起来就像一把直尺。



王耀拔完剑,发现伊万不见了。

咦?人呢?



【宿主快逃!娜塔莎正在接近!女主正在接近!】



【我为什么要…】



【来不及解释了!上树啊!直面病娇你怕不怕!】



王耀慌了,九年义务教育可没教他怎么爬树,他看了一下这颗古老的树,扒着树皮上去了,上了树的主干,上面伸下一双手拉他上去。



这棵树长得很大,与学院里的修成各种几何形状的法式园林树木不一样,有一种野蛮生长的感觉,恰好它又生长在围墙边,无人在意。棕黑的树枝四处衍生,繁密的枝叶勉强挡得住二人的身形。



王耀挨着伊万坐好后,发现伊万围巾的后摆掉下去了,赶紧去捞。捞上来后,王耀发现这一堆围巾太长了!抱着特麻烦!伊万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他机智地将他的围巾绕到王耀脖子上,然后再压了压王耀肩膀,意示他靠过来点。

 

王耀听话地贴过去,施法让他们降低存在感。虽然做不到完全隐身,但忽悠一下下面那两个剑士还是可以的。



伊万开始思考自己老是被娜塔莎找到是不是因为他缺个法爷。

 

“你跟着卡伦姑娘做什么?”许晴空冷冷地质问道。

娜塔莎环顾四周,没有见到一个人影。某非是跟丢了?刚才的是魔法师的法术?

极有可能,否则又怎么会绕到这偏僻地方来。该死的。

她转身就走:“与你无关。”

 

“慢着,我是卡伦的朋友,当然与我有关。你刚才满脸煞气地跟着卡伦,是有什么恩怨罢?”许晴空皱眉没说到。

她在打比赛的时候看见了卡伦,比赛完后想找她分享一下胜利的喜悦时却发现卡伦不见了。

她只好先在校园里散步,走着走着,忽然发现了卡伦的身影。

她忽然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好像有谁在跟踪着卡伦。这是剑客的直觉,不会错的。

接着她就发现了娜塔莎。

 

“你是卡伦的朋友?”娜塔莎终于肯回头了。“那告诉她,赛场上见。这是一场——”

一阵风夹着几片叶子卷过来,似乎想围绕她们两个形成风暴。

“情敌之间的对战!”

 

 

当叶子掉下去的时候,王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靠,他不过就是觉得热,想调整一下坐姿吗?谁知他动一下,叶子就掉下去了,吓得他瑟瑟发抖,窝在伊万怀里不敢乱动。

 

【宿主,你又改变剧情了。原本的剧情是女主散步无意间散到这里来,完成对伊万的邂逅。结果你把娜塔莎引到这里来了,你说伊万能不躲吗?】

 

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化作一条朦朦胧胧的金光,照在两人身上。伊万坐在王耀的后面。本来男女有别,伊万为了不失礼,一开始是侧着身子搂着王耀一边肩膀的,但王耀一次次瑟瑟发抖地贴近,两个人的姿势变成了现在这种一个人从背后抱住另外一个人的局面。

伊万将下巴磕在王耀的脑袋上:呀,位置刚刚好。

虽然树下就是娜塔莎,但是他现在很放松。

真是难得有这么惬意的时候了。

【伊万好感度+3】

 

 

——————

几日之后,又轮到王耀和亚瑟这一组的比赛了。现在他们在观众席等上一个比赛的小组打完比赛。

王耀旁边的是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旁边是一个王耀不认识的女学生。

王耀坐到弗朗身边的时候,就闻到一股异香。

“你身上怎么这么香?”真的是好好闻。

 

玛丽恩抢先回答:“这你都不知道?这是苏菲家族最新推出的新品香水,由紫罗兰的淡香和东方的神秘配方调配而成。”她得意地将手腕伸过来:“我也是这个味儿呢。”

 

王耀听到“紫罗兰”的时候,用看gay的眼神看了看弗朗。听到最后,王耀恍然大悟:这是在跟他示威呢。这个女的身上的香水味这么浓,弗朗身上的淡香怕不是蹭上去的。

①“我的上帝,怪到这个味儿!”

 

由于文化差异,弗朗西斯和玛丽恩都没有听明白王耀真正的意思。但弗朗听出了一些讽刺的意味,笑着调解道:“你要是想要,送你一瓶新款的。你要是不喜欢这个味道,我就挑些别的。”

 

“谢谢,不用了。这位是?”

 

“她是玛丽恩·格林。格林小姐,这位是我的未婚妻卡伦。”


【玛丽恩·格林,喜欢弗朗西斯,反派阵营的炮灰人物。】

 

系统及时介绍道。

 

简单的问候过后,王耀就坐好,不时和右手边的亚瑟商讨一下战术。

玛丽恩一开始还有点泄气,后来见弗朗和卡伦都不怎么说话,便拉着弗朗西斯聊起天来。


 亚瑟见王耀的眼睛不时瞄向那边,便贴着王耀的耳朵悄声说道:“她在你比赛前这样做是为了让你分心,她不怀好意。”

“嗯,我没事。”王耀摇摇头。他真的被弗朗西斯大师级的把妹手法给折服了,那个玛丽恩真的不知道他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吊着她吗?果然一场大戏 。王耀八卦之心彻底被勾起来了。


不料亚瑟误会了王耀的意思,他轻咳一声,对王耀说:“我先离开一下。”说完便看了一眼弗朗西斯,走了。

弗朗西斯快速又不失优雅地结束了和玛丽恩的谈话,往亚瑟消失的方向走去。


这个竞赛场靠近教学楼。弗朗西斯进入一个空荡荡的教室,果不其然,亚瑟在里面等他。

“嘿,你到底要收敛一点。你那些情债还挺烦人的。”

“懂得懂得,不过你......”弗朗西斯略带玩味地笑了笑。

“我对她没有那种意思。”亚瑟皱眉。

“我看得出来,小亚......”

亚瑟打断他:“但我劝你不要太过放肆,卡伦对你还是上心的。她现在对我的胜利很重要。你把她看成什么了?”

弗朗西斯本想挑明卡伦不可能对他上心,但又想到她最近对他的态度,还有刚才的那几眼,改口反问道:“她当然是我的未婚妻,未婚的。但如果我不收敛又会怎么样?”

他看着亚瑟,亚瑟回看他,祖母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嘲讽之意。

“否则——”


“比赛结束!胜者:XX,下一组选手准备!”门外传来裁判教练的喊话声。

亚瑟开了门,头也不回的说:

“否则,你会后悔的。”


——————

①原话:“我的佛祖,倒得十来只鸡来配它,怪到这个味儿!”——《红楼梦》

十来只鸡。

真是形容法叔的好词嘿嘿。


一个星期四千字,肝爆了......

求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关注!

02 Dec 2018
 
评论(39)
 
热度(613)
© XX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