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控

没错我是XX控

仙气飘飘的王大仙与海盗的故事

哦哦,这里xx控。看标题就知道是好茶啦,一个中世纪的故事。

从王耀视角来看是很欢快逗比的,但是亚瑟是正经的中世纪海盗!所以画风突变预警。

ooc?可能有吧......


众所周知的是,王耀的厨艺是超级好的,如果这是个游戏的话,大家可以看到老王的厨艺属性的数值已经顶破天了。

众所周知的是,亚瑟的厨艺嘛,emmm……

老王抬头回忆当年时,就不由得想起被亚瑟支配的恐惧。

 

你是一个小道士,目前随一个不靠谱的师父修行着。

师父叫王耀,长的只有二十多岁那样,其实已经是老妖怪了。强到令人发指,但是偏偏是遮遮掩掩不肯透露自己力量,问他,他只说变沧海为桑田之力。

但是讲起三千大道来天花乱坠,而且对于俗世也不像其他老道士抗拒。

目前你正在昆仑山脚底下闭关出来,正好听老妖怪漫长的记忆里的趣事。闲得慌的你陪着师傅东拉西扯,终于把他的记忆从南宋拉到元朝。

万万没想到的是,师父在此期间还有一段不寻常的艳遇。

……

你抽抽嘴角:“所以你就是这样爱上一个洋人的?吃了一口难以言喻的饼,然后就迷上了这股味道了?”

王耀温和的笑笑:“要听吗?那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哟。”

十四世纪初的一个仲夏,正值黄昏。

我行走在西法兰克王国的大街上,几十年后它改名叫法兰西王国,当然,现在它叫什么你也是知道的。

那时的我,听了几十年前来华的一个旅游家说过,西方诸国在诸多方面上远远不及东方。我好奇了——西方诸国?会是怎样的光景呢?

你师父我在那时候从未去过欧洲,当时我早已游遍九州,下过南洋,基本上你师父的足迹已经遍布了中亚和南亚,北亚也略有涉足,但是只得出一个结论——不如自己的家好。

但是时过境迁,在西域的西边,许多文明都已经长成了幼苗,虽不如我中华,但也十分新鲜了。

于是,我御剑乘风,飞了过去。

听到这你忍不住做出冷漠的表情:(御剑乘风跨一个大陆,真是……)

果不其然,师父接下来就一脸愁苦的说:“一尽兴就费掉了许多真元,幸好带了法宝和丹药。话说当时还不清楚西方的形式,就一路从空中闯到人家的国境内了,最糟糕的是还被迫降到了大街上。”

“然后?”

“作为修仙者,自然不能多沾染因果。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师父我自然是领略了一下其他国家的风光后就快速溜了。”

“说了这么久都没有说到重点……”

“别急嘛。你师父我自在逍遥地逃了。然后逃到了海边,找了一艘小舟,流浪天涯。有诗为证: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轼写的。”

“然后你师父我呀,浪了一天(估计是喝的烂醉),还勾搭上了一艘海盗船。”

【所以你是喝了假酒吗。】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醒过来的王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懵逼一会。

等脑子重启过后,他才念念不舍的从小舟上起来。盘腿而坐,托着腮帮子想着早饭吃什么。

就地取材,烤鱼吧。

然后早就辟谷的王大仙完全不在乎这俗物沾染自己的无垢之体。虽然食材恶劣了一点,但是经过他王某人的手的鱼肯定不是俗物!

“烧烤鱼,我爱吃。”

王耀笑眯眯的从神识空间里拿出了几条木条子,然后捏了个诀,然后木条子就烧起来了。各种繁琐的过程,被他用仙术一个个解决掉了。一分钟后,鱼越来越香,但是火候还未到。所以王耀百无聊赖地决定抬头看风景。

忽然,他怔了一下,眼睛疑惑地盯着那一边的海平面。

西边,一艘船破开清晨的迷雾而来。

哦,船啊。王耀撇撇嘴。

哎——万一是什么非法的船只呢?比如说走私船啊海盗什么的。而且我在欧洲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有什么西洋的阴险手段,我王大仙一个不留神不就中招了吗。

想着想着,王耀突然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烤鱼呢,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烧烤的时候怎么能分心呢?

再说了,没准人家是正义人士呢。

于是他继续哼着不成曲的小调——“烧烤鱼,我爱吃。”

几分钟后,王耀叼着个鱼,一脸懵逼的看着直开过来的大船。

船上的人好似群魔乱舞样的大肆笑着,出口就是一堆叽里呱啦的语言。好了百分百是海盗。不过这群不同发色不同瞳色的人看起来——真的很像毛怪呀。

三清老祖啊,你徒弟我又长见识啦。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