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控

没错我是XX控

【王耀版】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4

隋【注意!洗白预警】

王耀看着眼前滚滚不息的江水,内心叹了一口气。。

凡是京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明白,皇上要修筑的这条运河意义非凡。理由绝非是外界传的那样不堪,说看什么乱七八槽的花儿。那些愚民也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天子富有四海,什么奇珍异宝役见过? 为了几朵花而修筑运河? 还不如省下来修园子,这才是做昏君的正确方式。

只是,这时修筑运河还真的有些不妥了。本朝才历一世,你这时候修运河,劳不劳民? 伤不伤财? 而且嘛.......皇上也明不到哪里去,顶多是一个中兴之君,

这一下可是积了民怨了......

月射寒江,江水滚滚流逝。王耀呆住了,痴痴眺望着大河的彼涛,望着那江水南流。

之后,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在无人的此时,他终于将满眼的惆怅藏了起来。

江南啊....罢了。

王耀久久住立站在一块无字碑前,似乎要望尽时空的轨迹。。

初,她不过是一个小媚娘而己。即使她能在这宫中遇见自己,也只是一种缘分罢了。「鬼知道她为什么不像其他妃子那样往御花园跑,偏往深宫里走。

王耀悄悄告诉她,“以后少逛御花园以外的地方,若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死人的嘴可比活人的严多了。”

果然,她老久没有到这个地方。

后来太宗皇帝驾崩,她去做了尼姑。但是兜兜转转还是回了这宫中。

她姿色也算上佳,更重要的是有着一种大女人的媚态,这才迷得昔日的太子神魂颠倒的。更重要的是,她最大的武器不是美貌,而是心计,最大的本钱则是她给皇帝生的儿子。

王耀一开始也以为她要的不过是中宫之位,后来才发现他和其他男人一样大错特错。

她要当这九五之尊!

王耀选择了辅佐她上位是役有条件的,或许是因为她让他看到了女子为王的希望。[除去武则天外,王耀这辈子还没有名义上的女上司呢...这说白了不是收藏癖吗?】

最终,她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女帝。。

但,那有怎么样? 她还是会死的。

王耀垂下眼睑,默默地想:

千古功过,后人评说。但这女帝,也只有她一人。

她会以别人的记忆永生......想我这样的,只能做到这形式上的永生了吧?

五代十国


我,我写不出来了QAQ

宋·北宋。

自黄袍加身的宋太祖以来,本朝就没有重视过武力。

杯酒释兵权的那日,他曾对王耀说:“朕也曾经是个武将,朕能黄袍加身,那为什么他们不能被黄袍加身?今日的所有功臣,其功难道不是从龙之功?”

王耀表面虽然不亢不卑,但是内心里却已经是骂开了: 滚滚滚! 联以后还想有人来保护朕呢! 你这不是让天下武将寒心之举吗!

【所以说天下人都不知道王耀: 才是历史上最想篡位之人吗......】

宋·南宋

江南大变了一副模样,人口兴旺,美景云集,最重要的是,它对比中原来说,不知富贵了多少。

中秋佳节之夜,王耀身着士大夫的衣服,手拿一折扇,走在临安城中,看着这一片繁华的买卖街,左顾右盼之际,不禁感叹到:自己是不是太有钱了一点?

是的,有钱到令人发指了。现在的雍容富贵,可不是以前能够想象的,估计百年后,百姓的生活也难以再有现在的好。富者多,穷者少,走在街上,一副国泰民安、太平盛世的样子。。

是吧? 去去,在北边的野蛮人役见过钱,花钱买和平吧。

在热闹繁华的大街上,小贩在卖力地吆喝着; 对面的酒楼生意兴隆; 走在路上,会忽然闻到一阵芳香,耳边传来轻轻的笑声,这些声音交织成临安城的夜晚。

明月高悬,漫上了千家的屋顶。

王耀听着这些声音,愉快地迈开了脚步,走着走着,突然感觉这市井的声音低了很多,耳边回放着谁的话:“再繁华富丽的梦境,遇上绝对的武力,也会破灭的吧?

五代十国


我,我写不出来了QAQ

宋·北宋。

自黄袍加身的宋太祖以来,本朝就没有重视过武力。

杯酒释兵权的那日,他曾对王耀说:“朕也曾经是个武将,朕能黄袍加身,那为什么他们不能被黄袍加身?今日的所有功臣,其功难道不是从龙之功?”

王耀表面虽然不亢不卑,但是内心里却已经是骂开了: 滚滚滚! 联以后还想有人来保护朕呢! 你这不是让天下武将寒心之举吗!

【所以说天下人都不知道王耀: 才是历史上最想篡位之人吗......】

宋·南宋

江南大变了一副模样,人口兴旺,美景云集,最重要的是,它对比中原来说,不知富贵了多少。

中秋佳节之夜,王耀身着士大夫的衣服,手拿一折扇,走在临安城中,看着这一片繁华的买卖街,左顾右盼之际,不禁感叹到:自己是不是太有钱了一点?

是的,有钱到令人发指了。现在的雍容富贵,可不是以前能够想象的,估计百年后,百姓的生活也难以再有现在的好。富者多,穷者少,走在街上,一副国泰民安、太平盛世的样子。。

是吧? 去去,在北边的野蛮人役见过钱,花钱买和平吧。

在热闹繁华的大街上,小贩在卖力地吆喝着; 对面的酒楼生意兴隆; 走在路上,会忽然闻到一阵芳香,耳边传来轻轻的笑声,这些声音交织成临安城的夜晚。

明月高悬,漫上了千家的屋顶。

王耀听着这些声音,愉快地迈开了脚步,走着走着,突然感觉这市井的声音低了很多,耳边回放着谁的话:“再繁华富丽的梦境,遇上绝对的武力,也会破灭的吧?

王耀,别称天朝上国。

郑和,别称散财童子。

当他们聚在一起时——

“今天就要到吕宋了,要送什么过去?”

“大人,不就是那老三样嘛,丝绸,瓷器,茶……算了,要是不合口味就尴尬了。”

‘要不再拨点银子过去? 哦对那块金印还是要送的,以扬我国威。”

“大人所言极是。”

1860·清

北京城内。

咸丰皇帝看着来人,叹了一口气:“你当真不走。”

“不走。”

已经不再年轻的皇帝再次扫了一眼王耀。

这一次他不再阻拦,只是点了点头。

日落西山,夕阳将最后一份热力和光芒撒向大地和天空。那阳光落到两人的眼中,竟是如此灿烂辉煌。


民国

梳着同心髻的上海女人踩着俏丽的高跟鞋走进了弄堂口,玄色旗袍的下摆随风而动,白净的面孔上透露出一丝疲倦,手上还拎着个长而细的金色烟枪。

这是王耀离开上海之前,印象最深的一副画面。

“花落水流,春去无踪。

一生随波逐流,一生坎坷欠安。人生最好时偏给了这乱世。。

初期,前线负责长烟落日孤城闭,上海负责营歌燕舞纸醉金迷。

然后,一切都变了。战火灼伤了一切的原貌。

上海,失陷了。。

后来,在南京的王耀知晓前方阵地失陷消息的时候,他旁边的战友,一个铁血铮铮的汉子霎时间就红了眼,攥紧了拳头。

他是南京人。

隔了数日后,南京论陷了。

王耀不知他是生是死。他只记得那日,他是不肯撤走的人中的那一个。那日,他与那些不能撤走的人一起,去面对共同的命运....

之后,王耀转战八方,走遍神州大地,经历了大小几百场战役。。

再也役能在见他一面。

要迎来胜利,那就亮出自己的剑。为了他们....他王耀也一样能在现代战争中将鬼子打回老巢!

狭路路相逢勇者胜。


共和国

清晨,天际刚刚出现一抹鱼肚白。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一万只和平鸽飞向天际。

王耀眯了眯眼睛,望着旗杆上的那片鲜红,微微发怔。

这么一发呆,就被别人撞到了。王耀下意识的回了句“对不起”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撞人的中年男子也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才 应该说对不起呢,小伙子盯着国旗发呆呢?”。

“啊,只是想起了很多.....

【王耀版】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3

汉·东汉

中兴的后面就是衰落。。自董卓作乱以来,豪杰并起。金戈铁马称雄,江山美人入面。神州战未休。

王耀从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他只关注谁能为自己续命。。魏国兵力足,但吴国有钱啊,蜀国国正统啊。

额,正统好像设什么用的样子。

那东吴有钱虽好,但是还是觉得魏国好一点,有主动进攻的劲头。。万万没想到啊王耀这此只猜到了中间。。

被接到魏国。不,鬼知道什么朝代的宫殿的王耀一脸借運,对上昔日少年的脸时,脑子里第一句居然是——缘,妙不可言。。

晋·西晋

“有钱真好。”

轻轻的一句话,暗藏了些许讽刺的味道。

王耀倚在华丽高耸的楼上,看着这富可故国的石崇家的园林。看看,下面的哪株植物不是奇花异草?盘砌盘阶,垂檐绕柱。啧啧,这番美景跟皇家有的一拼。

再看下面的大水潭子,映得这晚霞多出彩可谓是上下争辉,水天焕彩。此番雍容华贵,大概只有两人消受的起吧? 。

嗯,那白痴皇帝不算。

“还以为这种大统一的朝代能延续不短的时间呢。怕是节俭了一段时间就不知富贵味了吧。这江山......

站在王耀身后的侍从表面不动声色,但是内里已经流下了许多冷汗了——主子已经在这站了许久了,看来还是怒了....这祸乱朝纲的谋反话也说了不知多少句……

“喂,你说——

侍从忽的意识到大人在叫自己,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来润喉。

“再繁华富丽的梦境,遇上绝对的武力,也会破灭的吧?

“奴才.....不知。”。

“啧,无趣。”。


晋·东晋

王耀看着那个采菊花的酒鬼放歌唱的样子,简直想打人。。

老子好不容易远出来,入了这荒山野岭找找乐子散散心你这破落噪子还在

朕面前喊来喊去,你这不是折磨人吗?。

但让王耀设想到的是,眼前那个酒鬼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形,便捻着胡须在那嘟哝了几句,最后大声念出一句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世……外高人?他什么都没说,他闭嘴好了……

南北朝(极为不严肃,《青春奇妙物语》中借梗。)。

谁也不会想到,木兰的故事是真实的。。

为什么王耀会知道? ,

那是两千年前的一个白天。

两位老人站立在城外的大路上,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地平线上有什么东西在飞驰着,近看才发现是几个骑马的士兵。为首的那个青年英姿飒爽,嘴角含笑,简单城外的那两个老人时,他兴奋的挥了挥手。

在其后的王耀和士兵们见状,也安下心来,真心祝福着眼前这位迫切归家的青年。

试问谁能从战争开始一直活到战争结束? 谁能抵住高官厚禄的诱惑坚持回乡? 是的,眼前的这位兄弟做到了。十二年来他们一同出生入死,今日好兄弟终于回家,他们怎么不替他高兴呢?

到了木兰的家,被热情的接待了一番,然而,几分钟之后——

“什么? 你是女的?”

一个比木兰姐姐还像木兰的英气女子,不这般年级的应该是妇人了吧。但是眼前的这个美妇人虽然性别不一样,但是她的各个特征都和木兰极其相似!

她微笑着看着他们的反应,似乎早有准备地掌出一杯茶,说“这是我们家族的家传秘法,可使阴阳颠倒,如果不信,你们来试一下?”.

一个同伴快速反应过来,把王耀推到了前面。

王耀一脸懵逼地被木兰微笑地灌了一杯茶……

几分钟后,苏醒过来的王耀盯着镜子里那个娇滴滴的美人发呆。

【王耀版】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2

公元前1046·周·西周


“分封?”

王耀听到这一政策的时候,根本没搞清周武王的意思。

为了不让王耀尴尬,武王就细细说了一次。

“天下初定,封神一事也落了幕,人间暂且不会再有战乱。孤以为不如将土地分给其他人,让他们听从孤的号令,镇守一方。既能巩固民心,又能巩固人心,岂不美哉?”

“以人心来镇守一方,自然是行得通的……”

周。春秋战国

烽烟四起,枭雄集战四方。

王耀看得出,天子再无掌控这个国家的实权了,于是他招呼也不打一声地走了。

国家的象征选择了谁,谁就是天下的主人。

走出王城,王耀感觉还像初入江 湖的毛头小子那样

武功?

法力?

江湖险恶,饶是王耀饱经朝政风云的人也经不起这等陌生的社交体系。你跟人家讲道理不行。拼手腕? 群殴到你小子叫爷爷为止。

在这种情况下,王耀只能考虑习武了...或者,四处游说各方诸候?,

这绝对是王耀所经历的最充实的历史时期,习武,学艺,各种拜师

转眼已是百年过,王耀从这个地方迁到另一个地方,时间最长的也就3年,

匆匆地来,匆匆的离去。也曾做过世家的门客,也曾论落成乡野村夫。。

生命是如此的繁忙半富,有时候王耀会有一种自己其实是人的错觉。

但是,震天的杀喊声也在不断提醒着王耀他的使命。

终于,王耀听到商鞅变祛的消息时,收拾好行装,一路西行。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定要尽快结束这混乱的战局。

在乱世里,人命就像蝼蚁那样卑微。

何曾几时,他也贪念过那孩童的笑脑,师徒的情谊,兄弟的义气..但是他深知,他只能是个国家、一个文明的象征,世界上最孤独者。

我就是为了守他们而生的。,

尽管他明白所有的战争都是要死人的。

公园前207·秦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吾将取而代之。”

“大丈夫当如是。”

始皇尽有扫六合的赫赫武功,但是他似乎没料到,铁蹄踏过的土地上,尽数是仇恨的火焰。

不,他绝对料到了。那个本应由扶苏来继承的……帝位。

黑夜降临大地,阿房宫内却是一番灯火通明,珠宝乾坤的景象。

琳宫环抱,层楼高起,金辉兽面,崇阁巍峨。内里的器具,又哪个不是以名家之手玲珑凿就,销金嵌玉?

可惜,这劳民伤财的仙宫,永远都无法建成了。

那日,王耀走出了这阿房宫。

也就再也没有回来。

作为各朝遗老,似乎注定要目睹一场场永无止境的兴衰……

前139年汉?西汉



那个冷情的帝王好歹是留下了几个靠谱的子孙。终究是没有让王耀这样饱经风霜的老人家品尝到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朝代又一次碎成玻璃片片的滋味

几代人勒紧牙关所塑造的盛世给了新上任的帝王绝妙的后盾。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良将何在?

那日,平成公主府上,张灯结彩,人影幢幢。酒足饭饱之时,歌舞齐上。

那日王耀真的很疲倦了,但是帝王在侧,也不好告退什么的,只好撑着眼皮看这群莺莺燕燕的歌舞。

突然,众舞女中有一个妙人儿的身影让他眼前一亮——那个人随着音乐的变换,跳到了中间来。只见她墨一样的黑发挽着,上面插着一只流光四溢的步摇。眼中仿若含有星辰,闪亮亮的。舞姿轻盈到位,是不可多得的丽人。

不过,讲真,他王耀在帝王家待过这么久,什么美人没见过?那名声在外的美人西施他也见过。至于今日所见的舞女?姿色还不够让他再看多几眼。

他瞄了瞄旁边的汉武帝——好吧这家伙绝对是看呆了。

王耀略加思索,便不住夸到这公主实在是个体己人。为了准备这番大礼,怕是费了不少心思吧?不过,讨得皇上如此欢心,平成公主的所收获的回报怕是不会少。

很多事,王耀只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尾。

比如说,这卫子夫的杀伤力居然那么大,真让她冠绝了后宫。

比如说,卫子夫的弟弟卫青居然真的有那么大的能耐,是个击退匈奴的大将。

所以说啊,历史,就像一个人的命运,有无数的巧合和未发现的机遇。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王耀版】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混沌


从无到有,那得要用多长的时间?

天地不语,王耀也记不起那时的记忆了……那记忆曾经有没有,也是个未知数。

暖风融化了冰川。天气转暖,冰封的土地裸露出来。涨潮的河流给河岸带来了肥沃的土地……

那时,文明的火种在世界上的各个大陆上燃起了火星,谁也不知道它们将燃烧多久。时间漠然的注视让它们不寒而哉。


公元前2070•夏


过了好久,王耀才醒来。

有婢女在一旁恭顺的静候着。

“什么时候了?”王耀伸了个懒腰,问到婢女。

“陛下,已经是己时了。”婢女温和地回答到。

金黄的阳光从窗子和门缝中倾泻而出,那灿烂的颜色凭空给王耀带来一丝燥热感。

“哦,伺候我梳洗吧。还有,为什么不早叫我,这个时候……”王耀懊恼的埋怨到。

“大王说了要让陛下好生休息。”伺候了他三年的婢女微笑着用一句话堵住了王耀这张喋喋不休的嘴。然后熟练的掀起王耀的被子,把这个企图装大人的幼童拖下了床。

梳洗罢,王耀被婢女领到这个朴素的宫殿群中最大的那个宫殿里,拜见王——禹。

禹的旁边不仅有他的儿子,还有许多陌生的男人。看着他们的表情,似乎都在惊奇大王怎么带了一个如此小的孩童来大殿上。这时婢女告退,广阔的殿中还有一群陌生人,饶是一向阳光开朗的王耀也生出了一点胆怯。

禹招手示意王耀走到他前面。王耀不安的走到禹跟前。禹用一双大手将他扭向群臣,庄重的昭告群臣:“此子由江山做骨,民心为魂,集天地灵气汇聚而成实乃天地之子,我夏朝的象征,——王耀。”

王耀绷紧了脸,手心里直冒汗:明明昨天就被告知建国后就要昭告身份,明明昨天的建国大典后他是好好的调整了心态的……

这座宫殿的透光性更为强大。在群臣的注视下,王耀觉得自己要被透进来的阳光照到透明了,简直要轻飘飘的飞起来。

此时的王耀,再也不是昨天的王耀了。

此时的太阳,也已经是新的太阳了。


公元前1036•商


一朵朵雪白的玉兰花被宫中最大、最老的玉兰树一簇簇捧出。

王耀掂量掂量手中的青铜剑,作势一挥,然后满意的抚摸着剑身,爱不释手地观赏着。

不过,兵器越来越好使了……

(看起来八岁的)王耀深沉的思量着一个对于他来说太过于复杂的问题。突然,一阵醉人的香风袭来。王耀转过小脑袋,看着身后美艳动人的后妃。

她爱怜地将手搭在王耀的小脑袋上,抚摸着那丝绢一样的黑发。“在想什么呢?”

王耀也是和这后妃极为熟悉了,再加上这也不是什么庄重的场合,便不顾得什么虚礼,答道:“在想,何时用武?”

“用武?”后妃听罢,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为何而用武?”

……

突然,一朵斗大的玉兰花“刷——”的一声掉了下来。

令人吃惊的是,在王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那佳人就妩媚的一挥衣袖,挥起一阵清风,让那朵玉兰在她衣袖上停留片刻,然后就跳到了她手里。她轻嗅了下那朵玉兰,随后将玉兰插在王耀发髻上。此刻,她柔声说到:

“这天下,只为两个人而用武。一个是大王,一个是你。当你们需要动武之日,即是动武之日。”


仙气飘飘的王大仙与海盗的故事2

几分钟前。

“船长,前进方向发现一个小木舟。”

“无须在意,直接行进。”

几分钟后。

“船长,那个小木舟还在那,舟上好像有人生火。”

“……”亚瑟眉头一挑——所谓生火什么的不就是求助吗?到底是谁脑子里却根弦的在海里看到黑帆的船不绕着走反而还求救的……

想着,直径走到了船头的甲板上。

这时候的小舟刚好和大船擦肩而过。

王耀一袭红衣,头发披散的坐在小舟上,眼睛好奇的望着上面。手里还拿着条鱼吧唧吧唧的啃。(好像很破坏风景的样子。)

亚瑟平静的看了王耀一眼,然后转身对甲板上躁动的船员吩咐了一句:“自己看着办。”

言下之意就是让船员们自主瓜分下面的那个人了。

甲板上船员的声音更大了。王耀又尴尬又好奇的望着这群人——他们究竟在干什么啊?好像那个金头发的海盗过来了一趟就叫得更大声了?

语言不通的王耀根本想不清楚这期间的种种关联。

“总之,他们可能想让我上去吧。”王耀自言自语到。

自己算是能在人间横着走的状态了,他就不信自己会在一群海盗中阴沟里翻船。所以无论上去的后果是好是坏,王耀这唯恐天下不乱的仙人性子还是会上去的。

轻轻一点木舟,王耀就跃上了甲板。这就是习武的好处啊,轻功在手,逃跑不愁。

我是来啦,但是等会会怎么样呢?——王耀一脸微笑的想到。

这些海盗们,衣服破破烂烂,浑身一股骚气儿,头上绑着红色或蓝色的头巾,眼珠浑黄,但是面色又极为红润,这可能是人种的区别吧。

唉,这一路上究竟是没碰到什么美人啊。(小小失落)

自己就是个美人的王耀忽然注意到这群海盗们搓着手,好像准备一涌而上。

【哎这是什么情况?】王耀一脸懵逼。

【诶诶诶我居然也会遇到这种情况?】突然明白了什么的王耀。

【emm……我接下来要怎么做呢?】突然入戏的王耀。

被这群散发着奇怪味道的海盗包围着的王耀一脸淡定,不动如山,好像被包围的不是他一样。

冷静,决然,仙气飘飘。

然后下一秒就快乐地一蹦三尺高,刷的一声地跳到桅杆上,然后给这群海盗们表演了一场飞檐走壁。

这就是王耀,常常在仙侠频道和武侠频道之间切换的王耀,潇洒自由到了极点。

比如说他在表演这一高难度逃生诀窍时还不忘叼在嘴里的鱼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接下来去厨房怎么样。”王耀问自己。

答案是肯定的。于是王耀用最高的速度快速在船体中游走。

然后游走的时候还碰到之前出过场的金发海盗了哦?王耀叼着鱼,飞速地从海盗旁边经过,还不忘给呆滞的对方眨了眨眼。

然后口齿不清地发出“嘻嘻”的笑声,立马从他眼前溜走。

“果然不出我所料……刚吃完早餐的你去厨房一定是为了做午饭。”

“对。”

“上船是因为小舟上摆不下那么多的厨具。”

“对。”

你盯着王耀看,发现他并不在看你,而是在看莽莽昆仑上凛然的雪。

眼睛茫茫然地望着西边。

你不动声色地从旁边观察他,心里默默感叹: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偏偏喜欢游走于红尘中。

你当了他近两百年的弟子,期间几乎有五十年的时间和他相处,至今都无法弄清楚一件事——他到底是在干什么?

像他这样不羁于天地法则的仙人,恐怕只有斗战胜佛才能与之相提并论。而法力自然也深不可测。这样的人又闲到了极点,六界之中难以听闻他的消息,他只是游走于各界中,完全不留下任何痕迹。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王耀也终于是开口了:“唉,当年我少不更事啊……我一开始只知这洋人的饭菜不甚合我口味,后来尝了些还算不错的洋菜,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后来……你也是知道的。”

【师父年纪大了就很喜欢说“你也是知道的。”不知道是懒得说还是懒得记。】

师徒俩静静地坐在昆仑山脚下。凉风阵阵,舒爽了两人的心神。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那怕记忆早已远去千年,那怕所有人的容颜都已经模糊不清,人生还是要继续流逝下去。不过,随清风白雪流逝,也不为过吧?


仙气飘飘的王大仙与海盗的故事

哦哦,这里xx控。看标题就知道是好茶啦,一个中世纪的故事。

从王耀视角来看是很欢快逗比的,但是亚瑟是正经的中世纪海盗!所以画风突变预警。

ooc?可能有吧......


众所周知的是,王耀的厨艺是超级好的,如果这是个游戏的话,大家可以看到老王的厨艺属性的数值已经顶破天了。

众所周知的是,亚瑟的厨艺嘛,emmm……

老王抬头回忆当年时,就不由得想起被亚瑟支配的恐惧。

 

你是一个小道士,目前随一个不靠谱的师父修行着。

师父叫王耀,长的只有二十多岁那样,其实已经是老妖怪了。强到令人发指,但是偏偏是遮遮掩掩不肯透露自己力量,问他,他只说变沧海为桑田之力。

但是讲起三千大道来天花乱坠,而且对于俗世也不像其他老道士抗拒。

目前你正在昆仑山脚底下闭关出来,正好听老妖怪漫长的记忆里的趣事。闲得慌的你陪着师傅东拉西扯,终于把他的记忆从南宋拉到元朝。

万万没想到的是,师父在此期间还有一段不寻常的艳遇。

……

你抽抽嘴角:“所以你就是这样爱上一个洋人的?吃了一口难以言喻的饼,然后就迷上了这股味道了?”

王耀温和的笑笑:“要听吗?那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哟。”

十四世纪初的一个仲夏,正值黄昏。

我行走在西法兰克王国的大街上,几十年后它改名叫法兰西王国,当然,现在它叫什么你也是知道的。

那时的我,听了几十年前来华的一个旅游家说过,西方诸国在诸多方面上远远不及东方。我好奇了——西方诸国?会是怎样的光景呢?

你师父我在那时候从未去过欧洲,当时我早已游遍九州,下过南洋,基本上你师父的足迹已经遍布了中亚和南亚,北亚也略有涉足,但是只得出一个结论——不如自己的家好。

但是时过境迁,在西域的西边,许多文明都已经长成了幼苗,虽不如我中华,但也十分新鲜了。

于是,我御剑乘风,飞了过去。

听到这你忍不住做出冷漠的表情:(御剑乘风跨一个大陆,真是……)

果不其然,师父接下来就一脸愁苦的说:“一尽兴就费掉了许多真元,幸好带了法宝和丹药。话说当时还不清楚西方的形式,就一路从空中闯到人家的国境内了,最糟糕的是还被迫降到了大街上。”

“然后?”

“作为修仙者,自然不能多沾染因果。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师父我自然是领略了一下其他国家的风光后就快速溜了。”

“说了这么久都没有说到重点……”

“别急嘛。你师父我自在逍遥地逃了。然后逃到了海边,找了一艘小舟,流浪天涯。有诗为证: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轼写的。”

“然后你师父我呀,浪了一天(估计是喝的烂醉),还勾搭上了一艘海盗船。”

【所以你是喝了假酒吗。】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醒过来的王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懵逼一会。

等脑子重启过后,他才念念不舍的从小舟上起来。盘腿而坐,托着腮帮子想着早饭吃什么。

就地取材,烤鱼吧。

然后早就辟谷的王大仙完全不在乎这俗物沾染自己的无垢之体。虽然食材恶劣了一点,但是经过他王某人的手的鱼肯定不是俗物!

“烧烤鱼,我爱吃。”

王耀笑眯眯的从神识空间里拿出了几条木条子,然后捏了个诀,然后木条子就烧起来了。各种繁琐的过程,被他用仙术一个个解决掉了。一分钟后,鱼越来越香,但是火候还未到。所以王耀百无聊赖地决定抬头看风景。

忽然,他怔了一下,眼睛疑惑地盯着那一边的海平面。

西边,一艘船破开清晨的迷雾而来。

哦,船啊。王耀撇撇嘴。

哎——万一是什么非法的船只呢?比如说走私船啊海盗什么的。而且我在欧洲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有什么西洋的阴险手段,我王大仙一个不留神不就中招了吗。

想着想着,王耀突然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烤鱼呢,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烧烤的时候怎么能分心呢?

再说了,没准人家是正义人士呢。

于是他继续哼着不成曲的小调——“烧烤鱼,我爱吃。”

几分钟后,王耀叼着个鱼,一脸懵逼的看着直开过来的大船。

船上的人好似群魔乱舞样的大肆笑着,出口就是一堆叽里呱啦的语言。好了百分百是海盗。不过这群不同发色不同瞳色的人看起来——真的很像毛怪呀。

三清老祖啊,你徒弟我又长见识啦。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大学生耀设定。触手OK? 右耀OK? OOC的话......也OK?(心里有点b数不知道吗?那么新手上路了——后续链接在评论里。

阳光正好。手机的闹铃声却突兀的响起来。

而我们的主人公王耀正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好吧,不是床,是地铺。

“吵死了。”王耀一伸手就把闹铃关掉了。

A few moments later……

王耀突然之间从床上弹起来,把手机从床头柜上扯进被窝里。

然后他自个儿躲在被窝里卷成一团。

很好是不是很熟悉?像不像暑假时的你?

(没错为手机而起床。)

王耀用指纹开了手机,看了看时间:7:00.

在时间的上方,有一行字——第三十天

王耀叹了口气:【昨天,也没逃出这个鬼地方。】

——————

三十天前,王耀一觉睡醒便来到了这个地方。

这是很大的一座别墅,美轮美奂,精致到了极点。

但是他出不去啊啊啊!

南北两个雕花的大门是锁着的。从北门翻出去的话,又会被传送到南门门内。总之就是一个搞循环的死迷宫。凭借老王多年玩这种密室逃脱的游戏,当然是谨慎行事——一个个房间探索啦。

然后果不其然的——在一开始躺着的房间get到了自己的手机。

【有手机还愁什么天下事啊!】

想是这样想,但是王耀还是很耿直寻找到了线索。

这还是自己的手机,不过好像被有心人改造了。

时间上面,有一个天数的提示。

锁屏从流动的图片变成了单一的白色。

锁屏的正中间有一个按钮,上面有完成任务的提示:0/100

按照游戏的尿性,接下来就是接各种任务了。点开那个提示,会弹出来一个窗口,上面有1—99任务的具体要求,更有详尽的攻略。然后王耀就依着手机做各种奇葩任务,下面是奇葩之中的战斗机——

10、到书房写一套高考卷(不分文理),每张卷子理科不能扣过15分,文科不能扣过20分,时间不限。(这个王耀陆陆续续用了3天来做完。)

50、一桌满汉全席,食材厨房有,食谱我有。(王耀一个人辛辛苦苦的做出来后,用了N天时间吃完,食物都要坏了。)

种种任务缠身,王耀自然是忙的要死,在此期间他想过用各种方法逃走,但是都失败了。

算了,按照游戏的套路来说,等他把任务完成了就自然会回去了。幕后黑手还算良心,居然在屋子里设置了wife!、

发现这一点的王耀快乐至极——【可以求救了!】

然而王耀的微笑很快凝固在脸上——手机输入的功能被封锁了!

搞什么?看个视频连弹幕都发不了!

——————

吐槽归吐槽,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完成的任务数量也从0到了99.

奇怪的是,手机里根本没有第100个任务!第二十九天,他完成了第九十九个任务后,将整栋别墅逛了一圈,都找不到第一百个任务的线索。

【找不到,就出不去了。】王耀撇撇嘴,难过的打开手机开始玩起来。

上午:醉梦生死——放飞自我。

下午:幡然醒悟——悔不当初。

夜晚降临,王耀回到自己的房间,绝望的往地铺上一躺。

好绝望啊好绝望,要是出不去了怎么办?

王耀抱着枕头在地铺上里打起滚来,滚到醉梦生死,滚到放飞自我。

突然他一个鲤鱼打挺,里面站了起来。

【不能泄气!】

他又耐心细致地检查自己的房间来。(实际上就那么几个柜子,空荡荡的,看起来一贫如洗。)

A few moments later……

正在检查自己房间是不是有什么机关的王耀发现一个大问题——咱是不是应该把地铺挪一下?

王耀脑袋里“轰——”的一声,感觉自己的智商要炸!裂!了!

对哦怎么没想到这个!

急匆匆的把垫子、床单、被子和枕头什么的移开后,王耀半高兴半尴尬是发现了一道暗门。

其实也就像一下水道的井盖,不过是方方正正的样子。王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提上来。开了大门之后,那幽深的暗道就显露出来了。王耀沉吟一下,走出房门。半晌以后,王耀拿了一把刀和一把枪回来。

也不知道这个别墅的主人是谁,这么丧心病狂的东西都拿的出来。

带上手机,王耀顺着暗道走了下去。